朝阳药业-她的小儿子长相秀气又留长发

编辑:家政   发布时间:2019-09-29

手头的工作暂时终了,劳拉在厨房门口翻开手机,稍作休息。

香港的菲佣每周日会休息,和朋友一同在天桥或路边聚会。劳拉的老板对此不太支持,由于自己做生意经常出差,家里人口又多,需求有人时辰照顾。而劳拉自己也对每周的单休不感兴味,她更愿意去挣那一天的加班费。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年,劳拉决议分开香港,分开那个和三个孩子一同寓居的六平米卧室——除了得到能够让家人改善生活的高收入,她在香港还结识了当时作为司机,同是菲律宾人的丈夫。

“我要结婚了,要回去组建自己的家庭了。”往常想起这件事,劳拉觉得既顺理成章又有点不可思议——往常在菲律宾的家中,她的丈夫养殖蜜蜂,做蜂蜜生意;大儿子今年21岁,刚刚工作,两个小儿子分别读初中和小学;其他的家庭成员还有4只狗和13只猫。

从香港回去后,劳拉不时在做家庭主妇,丈夫单独在经济上担负这样一个大家庭,慢慢感到力不从心。当初接触菲佣的工作便是照顾三个孩子,二十年过去,为了自己的三个孩子,劳拉不得不再次分开家乡,去照顾另一个陌生的家庭。

母亲、妻子

2017年,香港已有352000名外佣,占当地整体就业人口的9%。经2016年的统计,这些外佣年龄的中位数由1995年的30岁进步到了35岁,其中接受过中学教育的占82%,10%曾接受过专科及更高等教育。

政府规则香港外佣的最低工资需为菲律宾及印尼当地工人工资的两倍至三倍——在2016年10月,这个数字为每月4310元港币。劳拉在香港的朋友每月十分精确地汇给家里28000菲律宾比索,正是香港外佣的最低工资。

朋友对此并无不满,毕竟比在菲律宾国内的状况要好很多。但在劳拉看来,这个金额以至不到自己二十多年前所挣工资的两倍。家里有三个儿子要养,丈夫的担负曾经太重,香港的收入很难让一家人的生活更宽松一些。而劳拉也有别的选择:比起在香港做菲佣,中国内地的工作机遇要好很多。

7000钱大约是51500菲律宾比索,劳拉每个月都往菲律宾家中汇去这个金额——那是她在2016年抵达中国后的月工资。2018年2月,劳拉在微信上通知丈夫,那个月的51500中有15000是为二儿子买手机准备的,由于那个月是儿子的华诞,所以让丈夫务必用那些钱去买儿子想要的OPPO手机。

往常劳拉的收入超越了丈夫,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家人有时会在微信上向她提出自己的“小愿望”,而劳拉也会在他们华诞或节日时尽量满足。

劳拉手机上有许多家人的照片。她的小儿子长相秀气又留长发,她经常给雇主看小儿子的照片,同时也埋怨丈夫不为小儿子理发。

劳拉曾送给自己父亲两块手表,一台摩托车,而送给儿子们的一直是手机。接下来她打算和丈夫磋商一下,为家里添置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也是儿子们不时以来的愿望,为此他们还向劳拉保证,每天只用一小会儿,绝不会“看坏了眼睛”。家庭成员中,唯独劳拉的母亲和丈夫从不让她买任何礼物,每个月都要打来视频通话说“钱够了别给了”。但劳拉依然雷打不动地把全部工资寄回家。

素日里她吃住都在雇主家里,生活用品由他们提供。往常的手机是主人换下来的iPhone 6,没有办电话卡,劳拉只在有wifi时看一下微信,以及给小孩播放动画片,话费的钱也省了。雇主还经常给她一些衣物,加上劳拉自身对梳妆装扮并无兴味,这样一来,她完整没有了购物的需求。劳拉让家人不要担忧,她说:“我不需求钱。”

, 合肥工长俱乐部-, 帅康油烟机维修-


[返回]


你可能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