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千拉面网上订餐-只能用自己略带东南亚口音的英语和老板一家人的“港式英语”努力交流

编辑:家政   发布时间:2019-09-29

“哎呀”是劳拉在中国学会的第一句普通话。

她照顾的小女孩真真开怀大笑,劳拉会指着真真通知旁人“哎呀,she is so happy(她真开心)。”听到自己的雇主讲了一个令她惊叹的社会新闻或八卦,她立马瞪起眼睛叫道“Really(真的吗)?哎呀!”面对雇主一家人用餐终了后还剩下不少的饭菜,她也会发出“哎呀”的可惜声,并在自己开端吃饭的同时不停说着“Finish,finish(吃完它)。”试图劝说他们能多吃点。

但“哎呀”也是劳拉独一会说的普通话,这让她有时会在家以外的中央堕入困境。刚来中国不久时,劳拉跟随雇主一家开车外出。到了目的地雇主去办事,劳拉和孩子坐在车里等候。不到三分钟,一个衣着保安制服的人来敲车窗,对着劳拉叽里咕噜说了一堆。

她自然是一个字都听不懂,便不停摆手。那人见她冷漠的样子,言语变得猛烈起来。孩子被吓哭,劳拉忙去哄,但车窗外的人却不罢休,指手画脚说个不停。

好在雇主及时赶到解了围——原来保安误以为他们没有在那处的停车答应,还觉得劳拉是装作不明白。“我以为就是皮肤黑一点嘛,谁知道是外国人。”保安听劳拉的雇主解释后这样说道。

等候雇主办事的时分,劳拉带着孩子在优衣库的童装区闲逛。

当然,这都是雇主之后通知劳拉的,但她自己也开端思索之后要如何应对这样的状况。往常劳拉曾经能听懂大多数的普通话日常用语——听到孩子通知妈妈明天想穿哪件衣服,劳拉不需再用英语指示就能够准备好;雇主跟来家中玩的朋友说一会儿尝尝新茶,她就会立刻去厨房烧水。

可要是言语表达,她还是说不出口——“你好”说成“你吼”,“谢谢”说成“靴靴”,劳拉觉得自己的发音远缺乏以在陌生人面前启齿,说不定还会惹起更大的误解,所以她选择不说。在外时有陌生人提出请求,能听懂的她就直接去做,不懂的她还是摆手,偶尔会补充两句每个人都明白的“no no”,让人留意到她是外国人,基本上也能处置大多数问题。

来到中国内地三年,劳拉从未思索过学习这里的言语:雇主通常都能够说英语,她自己也不单独外出,更没有需求见面的朋友。比起言语问题,她思索更多的是如何做好自己的工作——照顾雇主一家人的生活。除此之外,还有挣更多的钱,寄给远在菲律宾的家人。

去香港,挣“大钱”

劳拉今年50岁,第一次做菲佣是在25年前。大学学习医学影像专业的她,毕业后在家乡的一家医院工作了三年。那时的工资每月有10000菲律宾比索(当时约1500钱),足够劳拉生活,但身边的朋友通知她,去香港能够挣到14000(当时约2000钱)以至更多。“在那个年代,那真的是一笔不少的钱,”劳拉回想说,“这样的机遇没有人会不动心。”1994年,和朋友们一同,她登上了去香港的飞机。

早在19世纪60年代后期,香港社会就呈现了菲律宾佣工,最初多为英美家庭雇佣。到了70年代初,香港政府开端推行输入外籍家庭佣工的政策。当时菲律宾因全球石油危机正堕入经济逆境,遂于1974年允许国民前往海外工作。随着香港中产家庭数目急升,经济疾速增长,外籍劳工的范围也日益上升。在劳拉前往香港的后一年,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据标明,在港的外籍佣工已达157000人,比起1982年的21500人增长超越六倍。

留宿家佣是指会在雇主家里留宿,担任照顾儿童老人、煮饭、清洁洗衣等数项工作的帮佣。在香港,简直一切的留宿家佣均为女性,男性仅占1%。年龄方面,大部分留宿家佣颇为年轻:劳拉去往香港前一年的1993年里,约44%的留宿家佣在30岁以下,37%介乎30至39岁之间。这其中,56%的留宿家佣从未结过婚,78%曾受中学或预科教育,像劳拉一样具有大专及以上教育水平的,占8.4%。

即便如此,学历并不能辅佐劳拉在这个行业中有更大的竞争力,朋友许愿的每月14000菲律宾比索(当时约2150港币)是能够随意赚到手,但离香港政府当时规则的3200元港币外籍家佣最底月薪还是差了不少。

劳拉在阳台晾晒衣服。

劳拉所需求照顾的家庭,其范围在当时雇佣外籍家佣的家庭中也并不多见。当时较为常见的是三口或四口之家,占雇佣外籍家佣家庭的一半以上,六口人或以上的家庭仅占百分之四左右。而迎接劳拉的是一个大家庭:一对夫妇,两位老人,女主人的妹妹,一个9岁大的男孩,以及在之后两年陆续出生的两个女儿。一家八口人加上她,共享着缺乏七十平米的空间。

月嫂,保姆,护工?劳拉从未想过自己的身份能够那样细分。她将自己的雇主称为boss(老板),每天的工作就是完成老板交代的一切事。


[返回]


你可能感兴趣的资讯